骨舟记

第一百二十八章 拜师

类别:恐怖灵异 作者:石章鱼 本章:第一百二十八章 拜师

    “没兴趣却加入了镇妖司成为一名银巽护卫,桑竞天虽然是你的义父,总不能他说什么你就相信什么吧?为官者,哪个不是心机深沉,运筹帷幄,每一步都暗藏着无数个算计,表面上一团和气,背地里却隐藏着无数杀机。你真当他那么喜欢你,一见面就收你当义子吗?”

    秦浪听出他似乎对桑竞天有所不满,心中越发警惕,陆星桥找自己过来该不是为了离间自己和桑家的关系,他是陈薇羽的老师,按照常理会站在陈家的角度来看问题,而陈穷年和桑竞天之间的矛盾众所周之。

    既然姜箜篌可以用美男计,人家同样可以用反间计,秦浪也不说话,静静等待对方的下文。

    陆星桥继续问道:“桑竞天是不是答应帮你找回二魂两魄?”

    秦浪心中一震,陆星桥虽然是骷髅之身,但是他的头脑似乎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,此人看待问题非常犀利,而且推理能力及其强大,每个问题都能够切中要害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回答我也知道,你也不是傻子,若非以此为诱饵,你岂肯甘心为他做事?”

    “陆先生很喜欢猜度他人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陆星桥呵呵笑了一声道:“我在天策府那么多年,对朝中的这些重臣的性情我自然是了解的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将甲障恢复原位,光秃秃的骷髅头上嵌着一双眼睛,显得有些恐怖,双目打量着秦浪:“如果我没有看错,你的肉身乃是用七彩血莲重生,在我的记忆中,九幽峰一带拥有这样能力的只有桑婆婆,想不到她居然肯将辛苦栽种多年的七彩血莲用在你身上。只是她帮你修复了肉体,却没有帮你修复魂魄,你失去的二魂两魄始终都是一个极大的隐患,如果七年之内无法得到彻底的修复,你还是会魂飞魄散,连重入轮回的机会都没有,我说得对不对?”

    秦浪知道他所说的每句话都是事实,但是并不害怕,毕竟早已接受了这个现实,就算只有七年也已经是上天给他的恩赐,做人最重要是知足,尽人事听天命,如果七年之后自己还是无法找回二魂两魄,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。

    “桑竞天有没有告诉你修复二魂两魄的方法?”

    秦浪摇了摇头,桑竞天只说简单,却没有告诉他具体的方法。

    “方法很简单,桑婆婆利用七彩血莲帮你重铸肉身,但是不知她出于何种目的没有帮你修复魂魄,其实秘密就在那七彩血莲本身,七彩血莲五十年一开花,一百年一结果,每次只有三颗七彩莲子成熟,如果将那三颗七彩莲子给你服下,你不但肉体完全恢复,甚至连失去的二魂两魄也会一并修复。”

    秦浪心中一怔,原来彻底治愈自己的方法一直都在身边,秦浪并不怪罪桑婆婆,他和桑婆婆只不过是一面之缘,人家帮助他重铸肉身已经是再造之恩,又凭什么要求她将如此珍贵的三颗七彩莲子都用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雪舞对此事必然是不知道的,如果她知道,肯定会将三颗莲子全都送给自己,想起雪舞已经服下其中一颗修成人形,秦浪反而感觉欣慰,那三颗血莲子本来就是属于她的。

    按照陆星桥的说法,桑竞天肯定知道这件事,但是他不知出于何种目的进行了隐瞒,也许他出于保护雪舞的目的吧,毕竟秦浪亲眼见到桑竞天拒绝了雪舞送给他的七彩莲子,如果桑竞天对血莲子有所图谋,何必要假惺惺拒绝?

    陆星桥道:“从政者做事向来不择手段,你也不用失望,其实你完全可以通过后天修魂返魄之道来解决存在的问题,我可以帮你。”

    秦浪望着陆星桥,任何世界都没有免费的午餐,陆星桥也不会平白无故地帮助自己,他肯定还有条件。

    陆星桥道:“不瞒你说,皇上的死我一直存疑,可现在大局已定,我又变成了这个样子,就算想查也无从查起了。”

    秦浪心中暗忖,听他话中的意思,皇帝是被人害死的,陆星桥也是在奉命寻药的过程中被人谋害,害他的人究竟是谁?陆星桥那么大本事,能够害死他的必然是实力强大的人物。

    陆星桥道:“我想和你做个交易,只要你答应帮我查出此事的真相,为我报仇。作为对你的回报,我会将我毕生所学倾囊相授。”

    秦浪望着陆星桥,这提议有些突然。

    “白玉宫只是从我这里学了一些皮毛,陈薇羽我也只是教给了她星相数术,并非我不肯教她们,而是她们没有这方面的根骨,你曾经是骷髅之身,虽然肉身重铸,可仍然魂魄不全,在其他人眼中你或许是个废物,但是在我眼中你却是一块不折不扣的璞玉,若是经过我的一番打磨,你必然会创下震铄古今的成就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陆星桥的条件很有吸引力,诱惑面前秦浪仍未丧失理智。

    “陆先生为何要选我?”

    “能被七公主和桑婆婆先后选中的人总不会有错,连桑竞天这么厉害的人物都主动要认你当义子,就算薇羽对你也是颇具好感,你小子很有女人缘啊!”

    秦浪笑得有些无奈,还是多亏了自己的这身皮囊,重塑了肉身,总算找回了男人的自信,不过这具新鲜的肉体还没有真正意义地使用过,前世从未像现在这般爱惜身体。

    “先生为何不亲自去查?”

    陆星桥道:“在那些阴谋家的眼中我已经死了,就算我披上甲障,终究还是一个亡灵,伪装的再好还是会被发现,更何况不是每个人都有你这样的运气。”

    秦浪终于还是问出藏在心底许久的话:“将您害成这个样子的人是太后吗?”

    陆星桥道:“我不知道,所以才让你去查,大雍正处空前动荡之中,各方势力蠢蠢欲动,唯有重新达成权力上的平衡,方能让这个国度重新安定下来,表面上看,萧自容应该是获益最大的人。桑竞天成为四位顾命大臣之首,很可能取代吕步摇登上丞相之位。薇羽嫁入皇室,成为后宫之主,陈穷年就会成为囯丈,太后萧自容过去一直对这桩婚事持反对态度,不知为何突然转变,我不知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?那萧自容怎么变得突然如此厉害。”

    在陆星桥既往对萧自容的印象中,她虽然够狠但是并不是聪明绝顶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您想让我怎么查?”

    “陈薇羽即将前往雍都成亲,你已经在护卫名单之中。”

    秦浪愕然道:“镇妖司高手如云,我只是一个银巽护卫……”实在想不通为何自己会进入护卫名单。

    陆星桥道:“镇妖司的人未必可信,昨天的事情如果不是有内应,七层妖狱怎么会被如此容易攻破?当年是我负责镇妖司的选位和设计,我亲手布下了其中的三大禁阵,绝不可能同时失去效力,应当是内部有人关掉了禁阵。你也不用多想,是我建议薇羽点了你的名。”

    其实不用陆星桥说,秦浪也认为存在这个可能。

    陆星桥道:“正逢乱世,各方势力暗潮涌动,他们都有自己的算计,姜箜篌让你接近陈薇羽,真正的用意是让你蛊惑她的内心,坏了她的清白对不对?”

    秦浪面露尴尬之色,这种事情自然不好当面承认,但是干娘姜箜篌的确有这个意思,想通过自己蛊惑陈薇羽来达到破坏她成为皇后之事。

    陆星桥笑道:“你不用否认,陈穷年成为国丈,桑竞天就会多了一个竞争对手,他想破坏这桩婚事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,朝堂上的争斗远比民间更为卑鄙恶毒,只求结果不问过程。”

    “陈薇羽是个极有主见的人,我做事也有原则。”秦浪的意思是我不是那么容易被人利用的。

    陆星桥笑眯眯望着他道:“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,我敢断定她嫁入皇宫的过程绝不会太平,你务必要保护她的安全,至于你们之间的事情,我管不了,也不想管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我能保护陈薇羽顺利抵达雍都,可她嫁入皇宫之后,又有谁能保证她的安全?”

    “木已成舟,一旦她成为皇后,各方势力已经达到均衡,就算萧自容也不敢轻易破坏这个平衡,短时间内薇羽不会有事,至于她在皇宫内能够生存多久,要看她自己的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陆星桥的这番话让秦浪觉得陈薇羽很可怜,风光只是表面,命运注定悲惨,同时也能够看出陆星桥对陈薇羽这个徒弟漠不关心,应当和收自己为徒的目的一样,只是为了利用罢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原本就是弱肉强食,人和人之间的争斗,远比野兽更加凶残,只有我能够帮你修魂返魄,不然七年之后,你只能魂飞魄散成为白骨一堆。其实你未必能够活过七年,就算华云楼昨天没有杀你,九幽宗也未必会放过你,岳阳天发出索魂令,就是针对你和那小狐狸。没有我的帮助,你根本对付不了这些强大的对手。我不勉强你,但是如果你答应,就一定要帮我查出真凶,为我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秦浪抿了抿嘴唇,虽然是交易,可陆星桥将选择权交给了他,陆星桥表现出的坦诚其实已经打动了秦浪,在秦浪的眼中骷髅比人更加可信,更何况他现在的处境的确不妙,点了点头道:“好!”

    “既然答应还不拜师?”

    秦浪恭恭敬敬在陆星桥的面前跪了下去,向他叩了三个头:“师父在上,请受徒儿一拜。”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骨舟记》,方便以后阅读骨舟记第一百二十八章 拜师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骨舟记第一百二十八章 拜师并对骨舟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