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语破天机

第340章 真实总有些丑陋

类别:玄幻魔法 作者:未定义公式 本章:第340章 真实总有些丑陋

    田空这种担忧当然是十分必要的,这些被清除出队伍的人多数都是犯了错误才会被封印记忆,从而让他们回归普通修道者的生活。

    如陈德成这样觉悟较低,私心较重,恶习不改的家伙,在某些东西的诱惑下,出卖华夏安全机密,几乎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果是个人就能破解老爷子的封印,那就要立刻启动快速应急反应,重新安排这些犯了错误的家伙。

    李子树一听这个问题,立刻便明白了田空的担忧,态度难得的郑重了几分:“请空叔放心,老爷子的封印很牢靠,我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破除封印!”

    听了这个回答,田空多少有些安心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只能据实上报给老爷子而已,由老爷子来决定相应对策。

    田空第一次用欣赏的目光看了看李子树,这才对嘛!

    年轻人就该有年轻人的样子,对长辈上级一定要有个态度才行。

    可李子树带着楚红嫣几人走到门口说的话,却让田空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空叔,我们还有事,这里的消费不低,装修也还不错,买单和赔偿请空叔留下解决吧!”

    田空刚想叫住这几人,却见李子树为首,四个人比兔子跑得还快,早就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看着雅间内的一片狼藉,他也只能哭笑不得的站在那里心中大呼:“人心不古啊!”

    消费的钱加上赔偿的钱虽不太多,但是心里有种被算计的感觉,多少有些令田空不爽。

    但这种不爽并不是针对李子树,而是对于李子树带坏了一向守规矩的楚红嫣感到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楚红嫣跟随李子树一起漫步在京城的大街上,心里确实有些担忧田空的态度。

    一向以来,她都恪守各种规矩,包括从部队中养成的各种习惯。

    这种将上级抛在那里顶锅的行为,以往不要说做,连想都没有想过。

    不是不敢,而是真的就从来没有想过。

    刚刚,迫使她跟随李子树跑开的只是突然在脑海中响起的李子树的声音:“楚小姐,一会儿紧跟我的脚步,不然这里的钱都由你来支付!”

    对于钱财,楚红嫣一向都不看重,赔不赔钱,对她来说,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令她鬼使神差追在李子树后面离开的,是这句话的前半部分:“一会儿紧跟我的脚步。”

    可楚红嫣从里到外排斥这个感觉,认为一定是自己刚刚产生了错觉。

    她紧跟在李子树后面,一定是本能的想要看住李子树,因为这是她的职责之一。

    李子树带着几人似乎漫无目的的闲逛,既不在某处停留,行进的速度却也不快。

    四个人分成了三组,李子树一马当先,走在最前面,楚红嫣刻意跟在他身后,相隔两步距离。

    而谢连山因为总被李锦秋扭着耳朵去看些沿途风景或买些美味小吃,则总是走走停停,时快时慢的坠在李子树身后不远处。

    十余里之后,李子树回头看了看谢连山,不禁皱了皱眉头,这家伙真是当“姐夫”的好材料。

    他这里在帮他想尽办法翻案,谢连山却专注于伺候好自己的女友李锦秋。

    招手将谢连山叫到身边,李子树淡淡说道:“连山,女人平时适当宠溺就好,男人的作用,要体现在最关键的时刻!”

    “今后,如果还会遭遇你曾经最伤痛回忆的场面,我希望你死在自己女人的前面!”

    平淡的语气说出最扎心的话,谢连山几乎当场暴走,出了一身大汗之后才勉强控制住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李先生,我记住了,任何人想要伤害锦秋,必须踏过我的尸体!”

    平常点火就着的李锦秋出奇的没有发火,只是咬着嘴唇默默的握住谢连山的手。

    ......这个时候还要撒狗粮,秀恩爱,这两个家伙也真是够了。

    李子树微微点头,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李锦秋,悠悠说道:“连山啊!我想你一定知道陈德成口中的那个神秘女人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将成为给你翻案的关键人物,据我的反复推算,此女与你有染,你始乱终弃之后,她怀恨在心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在刘玉英死后,发动了对你的截杀,却未必真的想要杀死你,而是对你余情未了......”

    李锦秋紧紧握住谢连山的手已经换了地方,再一次扭住了耳朵,李子树的话音刚落,她便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谢连山,你竟然还有过这样狼心狗肺的时候?说!那个女人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谢连山苦着脸,赶紧解释:“李先生,锦秋,这是绝对没有的事情,我在遇到锦秋之前,只有过刘玉英一个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我发誓,这绝对是千真万确的事情,李先生,是不是你故意整蛊我啊!”

    经历了这段时间,谢连山就算是怀疑自己的记忆出错,也不敢质疑李子树的推算。

    唯一的可能,就是李子树看他与李锦秋郎情妾意不满,在用这种方式来整蛊自己,让李锦秋好好的收拾他。

    李子树微微摇头,淡淡说道:“你错了,真的有这么一个女子,而且是你第一个女人!你好好回想一下!”

    谢连山立刻喊冤:“李先生,我第一个女人就是刘玉英,在刘玉英之前,我根本就没有谈过恋爱,也没有喜欢过任何一个女人!”

    “谁说一定是你喜欢的女人!也许是这个女人非常喜欢你,并且得到了你!也就是平常所说的生米煮成了熟饭。”

    李子树依旧淡然,只是目光却越过这两人,看向了更远处,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连山啊!你自觉你的初恋是刘玉英,而对于那个女人来说,你不但是她的初恋,还是她的男人!”

    “她一直在想方设法的做你认可的女人,一直想要既得到你的身子还得到你的心,痴狂成魔!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从你的少年时光想起,而不是只想到刘玉英!”

    一语点醒梦中人,谢连山眼睛发直,刘玉英之前,他虽从来没有谈过恋爱,却有个很特别的朋友。

    难道~~真的是她?

    可这怎么可能呢?

    谢连山迟疑了片刻,还是说道:“李先生,我事先声明,我跟她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兄妹,绝无儿女私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止一位师父,在跟随楚先生修道之前,还是在我八岁的时候,就拜师我们当地的孟先生开始修道!”

    “一起学艺的还有七人,连同孟先生的小孙女,也就是我的小师妹一起,自号九霸天!”

    开启了回忆的闸门,谢连山的神色更加复杂,似乎回到孩提时代,声音也不由自主低沉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小师妹名叫孟月珠,生的娇小玲珑,性格温柔似水,从小就喜欢粘着我玩耍,追在我身后要糖吃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不知道怎么回事,天生不喜欢性子绵软的女孩,对她一点儿也不温柔,只是看她粘着我,便总把所有零花钱都攒下来给她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能叫什么恋情呢?孟先生实力一般,我在二十岁的时候便离开那里,这几十年来,也就回去不超过三十次!”

    李子树紧皱眉头,一边仔细观察谢连山身体能量的变化,一边快速的推算着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三五分钟,他便冷声说道:“谢连山,的确应该是孟月珠没错,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比如,酒醉,梦游等特殊情况,你逾越了师兄妹的界线,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?”

    谢连山有些沉默,过去的记忆一幕幕出现在眼前,小师妹孟月珠的音容笑貌在脑海中越发清晰。

    他岂止是有过醉酒啊!

    那时候是真正的年少轻狂,小师妹又擅长酿制对强化肉身有帮助的药酒......

    “师兄,这是我精心酿制的药酒,对强化肉身很有帮助,不过后劲十足,你一定会喝醉哦!”

    “谢谢师妹,你知道我的酒量,就算醉了也没什么,我最喜欢喝醉的感觉了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谢连山心口一阵阵疼痛,这时才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。

    怪不得,那时候每次喝小师妹的药酒,不管多少都会醉倒。

    怪不得,每次喝醉的时候,都会做春梦,总会在梦中一泄如注。

    怪不得,自从喝了小师妹的药酒,他的肉身虽然日益强悍,小师妹却也容光焕发,几乎总是缠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怪不得,自己提出要离开的时候,孟先生和小师妹都极力挽留,并许以婚姻。

    怪不得,多次拒绝之后,孟先生和小师妹对自己的态度......

    李子树轻叹了口气,没有继续催促谢连山,而是缓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有些事,经过这两天不停的推演,他这个玄学大师远比谢连山本人更加清楚知道他的过往,以及未来。

    孟月珠心思深沉不假,用情至深也不假,因爱生恨也是实际发生,但杀死刘玉英的,却另有其人。

    根据谢连山能量引发的磁场起卦进行推算,李子树竟然发现一个令他也有些迟疑的结果。

    刘玉英竟然远不是表象所见的那般无辜,她与谢连山的悲惨命运,几乎与她自身息息相关。

    如果卦象表现出来的都是真的,那刘玉英的死,很可能是咎由自取。

    只是,刘玉英已经身死,真实又总是有些丑陋,实话实说一定会对死者声誉有一定影响。

    对此,李子树也只好闭口不言,争取从其他方面,一点点揭开事情的真相,解开刘玉英死亡谜团,还谢连山清白。

    真相,虽依旧笼罩在迷雾之中,但却即将揭晓。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一语破天机》,方便以后阅读一语破天机第340章 真实总有些丑陋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一语破天机第340章 真实总有些丑陋并对一语破天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