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深不负,总裁老公太霸道

第一千七百四十三章 我不想女儿幼年丧父

类别:玄幻魔法 作者:木槿花开1980 本章:第一千七百四十三章 我不想女儿幼年丧父

    第一千七百四十三章 我不想女儿幼年丧父

    宁馨儿抬眼和关启政对视了一眼,紧张的抱紧了怀里的尿布,然后低首当做没看到关启政,直接向自己的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就在宁馨儿越过关启政的身侧的时候,忽然,一只大手便抓住了宁馨儿的手臂!

    感觉到自己的手臂一紧,宁馨儿紧张的低呼一声。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这时候,关启政勾唇一笑,然后伸手便将宁馨儿抵在了墙壁上!

    关启政的眼眸中带着一抹醉意,然后低首在她的耳边,用嘶哑的声音道:“这几天有没有想我?”

    感受到耳际喷洒的气息,宁馨儿缩了缩脖子,义正言辞的警告道:“关启政,赶快放开我,要不然我对你不客气!”

    闻言,关启政却是很不以为然,勾唇笑道:“你今晚真像一只小野猫,不过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便低首要去亲吻宁馨儿的脸颊。

    宁馨儿蹙紧了眉头,怀里的尿布都已经散落在他们的脚下。

    宁馨儿挣扎了几下,可是,她根本就撼动不了关启政。

    他亲吻着自己的脸颊和脖颈,宁馨儿心一横,然后闭上眼睛,拿着水果刀向关启政捅了一刀!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随后,空气中便传来了一道犹如困兽的呻吟声和布料被刺破的声音。

    咣当!

    听到这声音,宁馨儿心里一慌,手一松,水果刀便掉落在了地板上。

    宁馨儿睁开眼眸,看到关启政一只手按住了墙壁,眉头紧蹙,低首盯着自己肩膀处已经被染红了的衬衫。

    看到他衬衫上的刺眼血迹,宁馨儿吓得后退了两步,身体抵在了墙壁上,全身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平时,她连条鱼都不敢杀,更何况是人!

    关启政看了一眼自己肩膀上的血迹,然后伸手一粒纽扣一粒纽扣的解开衬衫上的扣子,便艰难的脱下了身上的衬衫。

    关启政低首看到肩膀上有一道大概有七八厘米的伤口,伤口此刻还在往外面不停的流血。

    看到关启政肩膀上的伤口和往外流的血,宁馨儿的手都攥紧了,心里无比的恐慌!

    这一刻,她竟然有点后悔,她只不过是想吓唬一下他,教训一下他,故意捅在了他的肩膀上,因为她知道那里不是要害,可是也没想到这个水果刀这么厉害,一下子就划开了一个这么大的口子,而且伤口好像很深的样子,血不停的往外渗。

    这时候,关启政抬眼凝视了已经被吓傻的宁馨儿,他蹙了下眉头,然后竟然凝视着她,语气缓和的道:“傻丫头,不用害怕,我死不了!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宁馨儿不由得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他不是应该暴怒或者是痛恨自己吗?怎么反过来还要安慰自己呢?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此刻,宁馨儿的心里一片乱麻。

    稍后,关启政便用衬衫捂住了伤口,并对宁馨儿道:“赶快去给我拿药箱!”

    “啊?”闻言,宁馨儿仍旧在云里雾里。

    “赶快去拿药箱!”关启政蹙着眉头,声音拉高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下一刻,宁馨儿根本来不及想,便转身下楼去找药箱。

    一分钟后,宁馨儿提着药箱气喘吁吁的上楼,却是看到楼道里空空如也,关启政不知道去哪里了。

    慌张的看了一眼空荡荡的楼道,宁馨儿提着药箱便跑进了关启政的卧室。

    她看到洗手间的门开着,便赶紧提着药箱跑了进去。

    果然,关启政正站在洗手池前,低首用水洗着伤口,鲜红的血被水流冲走,让人看着害怕。

    “药……药箱来了!”宁馨儿双手将药箱举到了关启政的面前。

    闻言,关启政关闭了水龙头,太阳凝视了一眼慌乱无比的宁馨儿,说:“跟我来!”

    说完,关启政便转身走出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宁馨儿点了下头,便提着药箱尾随关启政走出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关启政在沙发前坐了下来,然后便用吩咐的语气道:“打开药箱,找出消炎粉,帮我撒上!”

    闻言,宁馨儿赶紧慌乱的将药箱放在茶几上,然后用颤抖的手拿出了消炎粉,然后颤颤悠悠的撕开消炎粉的包装,当她看到关启政那条长长的伤口的时候,手便忽然僵在了空中。

    “撒啊!”见她的手僵在空中半天,关启政蹙着眉头喊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下一刻,宁馨儿便将消炎粉撒在了关启政的伤口上。

    关启政不由得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见他疼痛的样子,宁馨儿不由得蹙紧了眉头,然后又在他的伤口上撒了一些消炎粉。

    随后,关启政便瞥了一眼药箱中的纱布,说:“给我将伤口包扎一下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宁馨儿拼命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随后,宁馨儿便拿出了纱布,颤颤悠悠的想包扎,可是她又没有做过这种事情,一时间可是犯了难。

    见状,关启政便道:“先把纱布对折,然后用剪刀剪下来,放在伤口上,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在关启政一个步骤一个步骤的指挥下,十分钟后,宁馨儿终于是将关启政的伤口包扎完毕了。

    宁馨儿怕自己包扎的不结实,还又给加固了一下,低首看了半天,感觉可以了,才算是舒了一口气,而此刻,她已经满头大汗了。

    宁馨儿用手背抹了一下额上的汗水,这时候,沙发上的人却是凝视着她,用暧昧的语气道:“可见你还很心疼我!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宁馨儿不由得眉头一皱。反驳道:“谁心疼你了?你别自我感觉良好了!”

    关启政的眼角却是盯了一眼扔在一旁的消炎粉,说:“你不心疼我,怎么会将消炎粉死命的往我的伤口上撒,你不心疼我怎么会将纱布缠得这么仔细?而且我看到你很紧张,刚才你的腿都在发抖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宁馨儿的心里便开始打鼓,因为他说得的确是真的,现在她全身都还很紧张。

    不过,她是不会承认的,继续反驳道:“我只是怕你会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可不想女儿幼年丧父!”

    闻言,关启政的眉头一皱,然后伸出大手,一把便抓住了宁馨儿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随后,宁馨儿便尖叫一声。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情深不负,总裁老公太霸道》,方便以后阅读情深不负,总裁老公太霸道第一千七百四十三章 我不想女儿幼年丧父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情深不负,总裁老公太霸道第一千七百四十三章 我不想女儿幼年丧父并对情深不负,总裁老公太霸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