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掌门

第1730章 杀入花丹谷

类别:玄幻魔法 作者:疯子李 本章:第1730章 杀入花丹谷

    李少阳心里一怔,忽然咀嚼出一点味道来了,暗骂道,当我傻子,谁信你这屁话g。

    嘴上却得意地说:“那倒是,夜七星算是个屁。他哪有资格享用这么风sao的教母?这种好事还得是我来。”

    祖荒教母咯咯一笑,全不在意李少阳说她风sao。

    反倒是李少阳越这么说,她就越高兴似的,忽然滋的一声,她竟然直接撩开了仙衣。

    得亏了这殿,乃是仙殿,各种声息都被仙禁阻隔在里头。

    要不然,这殿里头的动静,传到外头去,还不知得令祖荒教母那些门下如何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还有那永昌星帝君,他绝对是想破脑袋,也猜想不到他走后,这祖荒教母与李少阳发生的事会是这么离谱。

    如若知道,只怕是得一栽三个跟头都爬不起来,还得仰天怒吼一声:“为什么不是我?”

    自打来了仙云间,李少阳还真是首次碰了女人。

    事前,他还有些担心,碰了这祖荒教母会不会把祖荒教母变成国后国妃,结果根本不是他想的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云雨过后,祖荒教母还是祖荒教母,他还是他,两者之间根本没半分实质性的关系发展。

    他便知道,他与这祖荒教母注定还是田无沟水无流,早晚还是得反目成仇。

    只是他还搞不明白,祖荒教母为何这样?

    他绝不相信,一个女仙帝,会无缘无故地风sao到,与明知道是自己敌人的人白白来一腿。

    在这风sao的背后,仍旧有着一个不为他所知的目的。

    空荡荡的殿里头。

    李少阳搂着教母,随意地抚摸着,嘴里不经意地道:“教母,你看现在,咱也算是自己人了。有个问题我一直想知道,能否劳烦你为我解惑?”

    “嗯?”祖荒教母瞪着一双含春美眸,仍旧充满挑逗,似一番云雨三天三夜,仍是有些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“洪荒大帝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“死了。”

    祖荒教母回答得很干脆,斩钉截铁的,丝毫让人不起疑心。

    李少阳一怔,叹息道:“真是可惜啊,我一直以为他还活着。心想这么传奇的人物,早晚与他斗上一斗,也算此生无憾。”

    洪荒大帝怎么可能死了?

    祖荒教母这屁话,压根就不能相信,他也早知祖荒教母会这么回答。

    只是,故意试她一试。

    同时,也借话告诉祖荒教母有些事他知道,不要算计得太凶了,否则老子翻脸,不见得谁玩得过谁。

    这时,祖荒教母却把目光落在李少阳的手上,确切地说,是李少阳手上的纳戒。

    咯咯一笑,道:“李国主,你好歹也是一代大帝,传奇国主,怎么手里还挂着那么不成器的乾坤仙戒。赶紧丢了,换一个帝器多好。”

    李少阳眉头微微一凝,下意识地看了眼手上的乾坤仙戒。

    这枚乾坤仙戒,说起来真是很久以前就有了,他自己都不记得什么时候得到的。

    这东西,确实普普通通,连普通的金仙都看不上,他却是从洪荒大陆时就带到现在。

    这么破烂的乾坤仙戒,带在他一个八品仙帝手里,确实是辱没了身份。

    只是,祖荒教母有这么好心吗?

    明知道祖荒教母别有目的,却还始终不露口风,不得不令李少阳心中充满警惕,祖荒教母每说的一句话,都可能是虚虚实实实实虚虚在变幻着。

    李少阳笑了笑,轻描淡写地胡诌道:“这枚乾坤仙戒虽不堪,对我却有特殊的意义。这么些年戴过来了,懒得换了。”

    见李少阳这么说,祖荒教母也不再说什么了,娇躯一扭,又跟李少阳绞缠在一块,好像食髓知味,永远不知道满足似的。

    李少阳乐得受之,说道:“嘿,教母,你说我该不该替夜七星报仇哩?”

    “夜七星不是你杀的吗?死了就死了,报什么仇。”

    “错错错,杀死夜七星的是花城之主,要报仇得找花城之主,花城之主找不到就找花族。”

    “嗯哪,随你便吧,我是没所谓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那就这么说定了,回去我就给夜七星报仇。再怎么说,也是朋友嘛,不能让他死得不明不白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竟是胡天乱地没日没夜,足足七天七夜才真正停歇下来。

    李少阳得意一笑,着了仙衣,留下一句:“我的好教母有空我再来继续把你喂饱,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神清气爽地离开星岚殿,走了一趟永昌星府,跟久等多天的永昌星帝君信口胡诌了一番,便流星赶月地驰向外环,回到了白光洲。

    看到李少阳归来,秦靖仙帝又一次从心底里颤了颤。

    看李少阳表情便知道走上一遭中环,李少阳不仅没事,还另有好事,心里直道,可怜的星夜真是白死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在的这些天,一切都好吧,没人来报复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暂时没有。想是铁族鹿族洪族他们顾忌星族,还没有个周全的谋划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别管他们。咱们另有要事做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奉星凤姑的命令,为星夜报仇。”

    秦靖仙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看着邪笑不已的李少阳,心底里不禁又冒起了寒气,暗思:“明明就是你平君杀死了星夜,却还冠冕堂皇地要为星夜报仇?狠,真狠,狠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从中环回白光洲的三天后,一早,清晨浓雾渐散,乾坤微明。

    李少阳站在白光洲的某座高峰上,目光眺望着东方,嘴角渐渐勾起了一丝邪笑,目光还有些冷酷的意味,就像是死神的眼睛,突然之间看到了个该寿终正寝的目标似的,挥一挥镰刀,便要将人命收割。

    高峰下,立着秦靖仙帝以及秦族一伙人,加上白光洲平君盟成员十人,总共四十八个人。

    “平君,真要对花丹谷、白荒岭、花蕊岗下手吗?”秦靖仙帝略带一丝无奈地说,他心里有千不甘万不甘,却是没办法抗拒李少阳一次又一次的利用。

    他带领下的秦族人,几乎都要成为李少阳私人的护卫队了。

    先是鹿族洪族,现在又要对付花族,真不知道再这样下去,秦族还要树多少敌人,到时候真来一个多族围攻,可不知道要怎么收场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为星夜兄报仇,要不余余力。”李少阳坚定地说。

    看他那模样,不知道的人真要被感动了,直以为他与死去的星夜是有多么多么铁的关系。

    秦靖仙帝心里一阵抽搐,看来没法改变平君的主意了。

    他哪里想得到,李少阳之所以故意要为星夜报仇,不仅是要借题发挥强占地盘,更是要借机收买星族人,让所有星族人都觉得他李少阳是大好人,是真心向星族的。

    同时,还有另一个隐晦的目的,那就是斩除花族在仙云间的势力,断花族的根。

    原来,花族在原大陆中虽然也只是小族,族中只有虚无大罗圣人,可花族自原大陆那边就是依附水族的。

    水族是同古族一样的大族,同时与巫门有些恩怨,与古族十分交好,导致花族在仙云间的仙帝经常与巫门族人对抗。

   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花族便也是李少阳的敌人。

    此番,正是借机斩灭花族,由星族来背黑锅的时候。

    李少阳相信祖荒教母在答应他所谓地为夜七星报仇,而去对付花族的时候,就已经想到星族再对付花族很不明智,容易变成四面楚歌。却因为她对他有某种算计,才暂时顺着他。

    他还必须尽快搞定花族,否则等其他星族人反应过来时,就没那么好玩了。

    李少阳目光闪了闪,挥手道:“出发。”

    向白光洲东边的花丹谷、白荒岭、花蕊岗下手,完全是因为花族的这三个地盘紧挨,并且距离白光洲最近,中间才相隔五个地盘。

    李少阳决定先把这三个地方抢到手,插上平君盟的旗帜。

    等新的时机一到,这三个地方与白光洲之间的五个地盘,便也要顺理成章地归入平君盟。

    到那时候,平君盟的地盘还要拓展近一倍。

    李少阳一马当先,领着四十八位仙帝从白光洲出发,刚一出现,就浩浩荡荡的。

    东边接连五个地盘,总共也就十几个仙帝,哪敢阻拦李少阳的去路,哪敢不借渡?

    最多,只是等李少阳借渡过去后,在背地里骂上李少阳几句狂妄,便得忍气吞声了。

    因为借渡顺利,也就半个时辰的功夫,李少阳一伙便率先杀到处处开满银丹花,遍地银装素裹的花丹谷。

    一股子杀气直接灌入花丹谷中,宛如天塌地陷,阴云密布。

    登时间,就把花丹谷内,以花丹谷主为首的八个仙帝吓到了,花丹谷主惊怒交加,迫不得已连发警讯向白荒岭、花蕊岗的花族人求援。

    一边愤怒质问李少阳:“平君,我花丹谷跟你无仇无怨,你带这么多人杀到我这里来是想做什么?你别太狂妄了,我花族可不是好欺负的,就算你靠向星族,也休想平白欺负我花族人。”

    “放你娘的狗屁。给我听好了,我今天来这里,便是要为星族的星夜兄讨一个公道。你们花族人中有一个花城之主,无端谋害了星夜兄,现已跑路,我怀疑他就藏在你这里,把他交出来,否则我便把你诛杀。”李少阳喝道。。。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我是掌门》,方便以后阅读我是掌门第1730章 杀入花丹谷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我是掌门第1730章 杀入花丹谷并对我是掌门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